2020聯合勸募愛心定存
看不見的存摺?

loading...

Q

你們在幹嘛?

Q

幫助哪些弱勢朋友?

Q

證明你們有價值?

Q

公益就要打悲情牌?

Q

捐款給你們放心嗎?

Q

捐款變薪水?

  • 1
    月捐 500 元

    持續 12 個月以上(含)或單筆捐款滿 6,000 元,珍藏愛心見證禮乙組。
    (SUPER 牛 + 小方巾禮物組)

  • 2
    單筆捐款滿 3,000 元

    SUPER 牛或小方巾禮物組,隨機送。

SUPER 牛

SUPER 牛以外送員的形象登場代表能在危急時刻發揮雪中送炭的精神,將熱騰騰的愛心送到需要的人手中;而牛奶外送盒也可收納桌上小物,實用又療癒。

小方巾禮物組

印花樂打造小方巾,純棉材質用途多元,方便攜帶維持良好衛生,提高防禦力,搭配里仁柚籽皂,溫和對待肌膚和環境的同時,守護大家的健康。

這個冬季最暖的聖誕禮物

再寒冷的冬天都會有結束的時候,春天終究會來到;但對於弱勢家庭,生命的嚴寒冷酷,卻不知道盡頭在哪?...

平凡的事情堅持19年,成就不平凡的愛

今年是上海張家包子第19年的義賣活動,11/18-11/20是張老闆用義賣紀念父親的日子,19年,風雨無阻...

萌牛SUPER想見你

今年由二棲設計打造的聯合勸募SUPER牛,以「愛心外送員」之姿登場,就是希望發揮雪中送炭的角色,代替忙...

溫柔友善只想對你好

一份溫柔的禮物是什麼樣子呢?或許是從生產到使用,都能把使用者與環境的需求考量進去的禮物吧,這次與印...

一段真摯的師生情

今年愛心定存的宣傳影片有我們合作的中小型社福夥伴共同參與,其中我們到八里的樂山教養院進行其中一段...

安排一趟行程,你可能需要

3天的時間

規劃一份提案,你可能需要付出

1個月的努力

籌備一場婚禮,你們可能需要投入

1年以上的心力

對許多中小型的社福單位而言,起點是單純的熱忱,但如何讓這份熱情一直在,正是聯合勸募在背後要持續努力的原因。為了讓助人計畫能落實,並持續滾動式的修正至穩定的狀態,是我們承諾的價值。

我們承諾至少1年的經費支持,
更鼓勵有穩定發展潛力的助人計畫,規劃2~3年中長期的階段性任務

因為我們相信,當有足夠的信任支持、專業的能力輔助,每一項助人計畫都有持續進步的潛力,而這股力量正是推動更多弱勢朋友從困境回歸正常軌道的巨大能量,我們相信只要穩穩做,就會走得更久,做得更好。

小妤 社工 /助人工作1.5年

台灣心動家族兒童青少年關懷協會-從心開始——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支持計畫

李 督導 / 助人工作12年

向上社會福利基金會-「友好照顧、社區共好」 弱勢長者家庭社區共照服務建構方案

賴雷娜 心輔師 / 助人工作18年

台灣I-LIFE國際行動協會 青少年長期陪伴心理輔導計畫

聯合勸募希望推廣的理念是公益, 推動對整體社會有益的事業, 而全民就是這個共同事業重要的利害關係人, 因此, 公開透明是獲取彼此信任很重要的第一步。

聯合勸募經費使用最大比例的支出,
直接用於各項的助人計畫。

目的是預防一些急難的需求。
例如 2020 突如其來的疫情,
聯合勸募 4 月即啟動急難專案,
讓我們得以儘速採購防疫物資,
協助第一線中小型社福單位做好防疫措施。

聯合勸募經費使用最大比例的支出,直接用於各項的助人計畫。

目的是預防一些急難的需求。例如 2020 突如其來的疫情,聯合勸募 4 月即啟動急難專案,讓我們得以儘速採購防疫物資,協助第一線中小型社福單位做好防疫措施。

註:「其他支出」係如本會 2018 年進行資訊系統整合升級相關經費
「提撥基金」為因應疫情、天災等緊急需求預先提撥之經費

註:「其他收入」係如 2018 年政府公彩基金支持本會資訊系統整合升級

聯合勸募合作的第一線服務社工

台灣I-LIFE國際行動協會
/賴雷娜心輔師

夢裡的烏托邦,有天變成了現實

一開始,我只是想建構自己的烏托邦,讓失親及邊緣青年的心靈不再墜落凋零,能有個地方承接他們的脆弱和悲傷,陪伴他們慢慢長出勇敢,然後,往心嚮往之處。 我們是新創組織,2018年起,在聯合勸募的協助下,腦海裡的烏托邦變得更清楚,不再虛渺。定期的對話幫助修正計畫,使得這個烏托邦漸漸成了真實,漸漸更能被大家理解。我們的辦公室,什麼都少,無論是人或物品,讓我時常懷疑「會不會哪一天,這個夢就醒了…」還好,有越來越多接受服務的青年生活改變,讓我看見,「烏托邦的存在,不是一個人的想像,而是一群人的實踐」。

向上社會福利基金會
/李督導

不斷追尋的夢想之地

初出茅廬的登山嚮導,要找尋前往夢想之地的路線,讓更多人走向幸福。剛開始望向遠方最高的那個山頂,以為那就是我們的目標,上路之後曾經走錯路、爬錯山又回到原點,但有了聯合勸募不間斷補給的資源和裝備,透過望遠鏡看清楚後又調整了目標,好不容易登上去,卻發現一山還有一山高,但回首來時路,卻發現4年來,我們已經走的比想像中的更遠了。

母佑會社會福利慈善基金會
/侯社工

放長線,釣真心

聯合勸募對社工而言是一個安心的承諾,因為穩定的支持讓我們不用天天擔心明天還有沒有工作,人員穩定對我們建立長期信任至關重要;很多時候要了解孩子家庭的困境必須家訪,但家長一開始都有戒心,不願意說真實情況,我們要扮演童話《國王的驢耳朵》裡的樹洞,需要建立長期的默契才能取得信任,也只有這樣才會知道問題核心,對症下藥;所以說課後輔導班是一個誘餌,目的就是要引導我們去了解什麼是一個家庭真正的困境。

聯合勸募同路人

聯合勸募捐款服務及財務部
/守錢如命的錢嫂

節約,是最時髦的極簡風

在聯合勸募快要20年了,我對待捐款人就像熟悉的老朋友,他們對我們無比的信任,常常在電話那頭幫我們加油打氣;有些捐款人打來停止捐款,還會覺得很抱歉沒能繼續幫忙;我們每天面對這麼善良的好人,絕不能辜負他們的愛心。我進協會前就是捐款人,所以我更要盡到把關的角色,善款運用沒有模糊地帶,節約自律更是回應大眾信任最好的方法。

聯合勸募公共資源部
/說比唱更好聽的阿芳

公益發聲,讓愛發生

「中小型社福單位」到底是怎樣的概念?可能是位在開車經過九彎十八拐還看不到的地方、可能是有著熱忱助人卻不知如何募款的鄉野社團。 之前有個機會將脊髓損傷者的服務介紹給大家,我們邀請苗栗在地的社福夥伴共同宣傳,他們抱著見習的態度,觀察我們行銷的過程,參與影片的拍攝,藉此建立傷友為自己發聲的經驗。一位初時便退縮的個案,在看到我們以積極、正向的風格帶出傷友堅韌的生命時,回頭鼓起勇氣主動申請擔任縣市政府代言的工作,這個改變激勵了社工與協會。對社福夥伴而言,聯合勸募不僅是資源的供應者,也提供一個平台,讓中小型社福團體也有被看見的機會。

聯合勸募服務發展與協作部
/感性與理性並存的小魚

搭一座理解的橋樑

我的前半生有11年都在第一線服務,最後的5年,我也是聯合勸募補助方案的社工,那時我們只是想接起那些沒有合適的資源被遺落在地上的身心障礙者,所以創了一個像是便利屋的服務,這個專案在聯合勸募第一桶金的支持下開始,歷經5年,最終產生了一個成熟的服務模式,後來向政府申請正式資源獨立成為一個服務中心,那段時間我成長了許多。 現在我在聯合勸募,因為自己是過來人,我更能同理第一線服務人員的辛苦,同時也能客觀去看到計畫還不足的部分,我盡力去當委員與社工的橋樑,希望將過去成長經驗傳承下去,鼓勵第一線社工找到工作的價值。

專業志工

擔任超過20年聯合勸募專業志工
/謝委員

學習不斷線,專業不離線

聯合勸募的角色除了分配資源,更要幫助社工專業提升,促進社福服務的整體升級。面對錯綜複雜的社會問題,除了學校教育外,社工需要持續「在職訓練」,每一次督導,小到服務表單建置,大到組織營運管理,我都傾囊相授,就是希望讓助人工作有熱情更兼具專業;同時,聯合勸募也持續與國際接軌,引進新工作方法與成效評量方式,在台灣孵育、落地,提供社福養分,讓助人成效能被理解與肯定。

9年聯合勸募專業志工委員
/胡委員

無可取代的邊陲之地

聯合勸募支持的單位有很一定的比例是在地的小單位,有一次我到單位訪視時,行過曲折小路,以為只要再500公尺,結果卻還有9.5公里才到,這樣的偏遠地方除了聯合勸募,真的就沒有人看見他們的需求了;而且助人服務不是Copy樣版就有用,都市和偏鄉的服務需求就是有所不同,很多單位覺得自己就像是鄉間小廟,凡事都比不上都市的大單位。我總是鼓勵他們「對接受服務的人來說,小歸小,卻是不可取代的。」

擔任超過20年聯合勸募專業志工
/廖委員

專業,讓路走的更遠

過去可能還聽的到一些聲音,質疑為何大眾的捐款要由聯勸掌握來做分配,但現在漸漸地這樣的聲音逐漸淡了,因為在助人方案中,我們很清楚只有一種立場叫做「專業中立」,一個方案是否通過不是倚靠跟誰的關係好,即使是委員也沒有這樣的權利,我們都知道要愛惜羽毛,站在公平公正的立場上為捐款人把關。

聯合勸募合作的第一線服務社工

台灣I-LIFE國際行動協會/賴雷娜心輔師

夢裡的烏托邦,有天變成了現實

一開始,我只是想建構自己的烏托邦,讓失親及邊緣青年的心靈不再墜落凋零,能有個地方承接他們的脆弱和悲傷,陪伴他們慢慢慢慢長出勇敢,然後,往心嚮往之處。 我們是新創組織,2018年起,在聯合勸募的協助下,腦海裡的烏托邦變得更清楚,不再虛渺。定期的對話幫助修正計畫,使得這個烏托邦漸漸成了真實,漸漸更能被大家理解。我們的辦公室,什麼都少,無論是人或物品,讓我時常懷疑「會不會哪一天,這個夢就醒了…」還好,有越來越多接受服務的青年生活改變,讓我看見,「烏托邦的存在,不是一個人的想像,而是一群人的實踐」。

聯合勸募合作的第一線服務社工

向上社會福利基金會/李督導

不斷追尋的夢想之地

初出茅廬的登山嚮導,要找尋前往夢想之地的路線,讓更多人走向幸福。剛開始望向遠方最高的那個山頂,以為那就是我們的目標,上路之後曾經走錯路、爬錯山又回到原點,但有了聯合勸募不間斷補給的資源和裝備,透過望遠鏡看清楚後又調整了目標,好不容易登上去,卻發現一山還有一山高,但回首來時路,卻發現4年來,我們已經走的比想像中的更遠了。

聯合勸募合作的第一線服務社工

母佑會社會福利慈善基金會/侯社工

放長線,釣真心

聯合勸募對社工而言是一個安心的承諾,因為穩定的支持讓我們不用天天擔心明天還有沒有工作,人員穩定對我們建立長期信任至關重要;很多時候要了解孩子家庭的困境必須家訪,但家長一開始都有戒心,不願意說真實情況,我們要扮演童話《國王的驢耳朵》裡的樹洞,需要建立長期的默契才能取得信任,也只有這樣才會知道問題核心,對症下藥;所以說課後輔導班是一個誘餌,目的就是要引導我們去了解什麼是一個家庭真正的困境。

聯合勸募同路人

聯合勸募捐款服務及財務部/守錢如命的錢嫂

節約,是最時髦的極簡風

在聯合勸募快要20年了,我對待捐款人就像熟悉的老朋友,他們對我們無比的信任,常常在電話那頭幫我們加油打氣;有些捐款人打來停止捐款,還會覺得很抱歉沒能繼續幫忙;我們每天面對這麼善良的好人,絕不能辜負他們的愛心。我進協會前就是捐款人,所以我更要盡到把關的角色,善款運用沒有模糊地帶,節約自律更是回應大眾信任最好的方法。

聯合勸募同路人

聯合勸募公共資源部/說比唱更好聽的阿芳

公益發聲,讓愛發生

「中小型社福單位」到底是怎樣的概念?可能是位在開車經過九彎十八拐還看不到的地方、可能是有著熱忱助人卻不知如何募款的鄉野社團。 之前有個機會將脊髓損傷者的服務介紹給大家,我們邀請苗栗在地的社福夥伴共同宣傳,他們抱著見習的態度,觀察我們行銷的過程,參與影片的拍攝,藉此建立傷友為自己發聲的經驗。一位初時便退縮的個案,在看到我們以積極、正向的風格帶出傷友堅韌的生命時,回頭鼓起勇氣主動申請擔任縣市政府代言的工作,這個改變激勵了社工與協會。對社福夥伴而言,聯合勸募不僅是資源的供應者,也提供一個平台,讓中小型社福團體也有被看見的機會。

聯合勸募同路人

聯合勸募服務發展與協作部/感性與理性並存的小魚

搭一座理解的橋樑

我的前半生有11年都在第一線服務,最後的5年,我也是聯合勸募補助方案的社工,那時我們只是想接起那些沒有合適的資源被遺落在地上的身心障礙者,所以創了一個像是便利屋的服務,這個專案在聯合勸募第一桶金的支持下開始,歷經5年,最終產生了一個成熟的服務模式,後來向政府申請正式資源獨立成為一個服務中心,那段時間我成長了許多。 現在我在聯合勸募,因為自己是過來人,我更能同理第一線服務人員的辛苦,同時也能客觀去看到計畫還不足的部分,我盡力去當委員與社工的橋樑,希望將過去成長經驗傳承下去,鼓勵第一線社工找到工作的價值。

專業志工

擔任超過20年聯合勸募專業志工/謝委員

學習不斷線,專業不離線

聯合勸募的角色除了分配資源,更要幫助社工專業提升,促進社福服務的整體升級。面對錯綜複雜的社會問題,除了學校教育外,社工需要持續「在職訓練」,每一次督導,小到服務表單建置,大到組織營運管理,我都傾囊相授,就是希望讓助人工作有熱情更兼具專業;同時,聯合勸募也持續與國際接軌,引進新工作方法與成效評量方式,在台灣孵育、落地,提供社福養分,讓助人成效能被理解與肯定。

專業志工

9年聯合勸募專業志工委員/胡委員

無可取代的邊陲之地

聯合勸募支持的單位有很一定的比例是在地的小單位,有一次我到單位訪視時,行過曲折小路,以為只要再500公尺,結果卻還有9.5公里才到,這樣的偏遠地方除了聯合勸募,真的就沒有人看見他們的需求了;而且助人服務不是Copy樣版就有用,都市和偏鄉的服務需求就是有所不同,很多單位覺得自己就像是鄉間小廟,凡事都比不上都市的大單位。我總是鼓勵他們「對接受服務的人來說,小歸小,卻是不可取代的。」

專業志工

擔任超過20年聯合勸募專業志工/廖委員

專業,讓路走的更遠

過去可能還聽的到一些聲音,質疑為何大眾的捐款要由聯勸掌握來做分配,但現在漸漸地這樣的聲音逐漸淡了,因為在助人方案中,我們很清楚只有一種立場叫做「專業中立」,一個方案是否通過不是倚靠跟誰的關係好,即使是委員也沒有這樣的權利,我們都知道要愛惜羽毛,站在公平公正的立場上為捐款人把關。

贊助企業
通路贊助